经典案例
热门文章    >>
递罪:中国式腐败的郴州样...
陈维镖主任/律师
方滇祥律师
方芳律师
李治俊律师
《东方时空》云南大关一官...
《法制报》--2013年...
经典案例 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>> 经典案例 >> 经典案例
关注东川“牛奶河”案件庭审——8名企业高管昨受审
来源:云南法制报    时间:2013-10-12    点击率:3973次

       2010年初至2013年3月,昆明市东川通宇选矿厂、昆明东海矿业有限公司、昆明兆鑫矿业有限公司,在未取得项目环保设施竣工验收手续的情况下生产精铜矿,把未经处理含有硫化物等有毒有害物质的废水排入小江,导致小江变成一条“牛奶河”。

  昨日,寻甸县人民法院对此案进行审理,3家公司的8名高管,均被指控犯污染环境罪。

  昆明市东川区素有“天南铜都”之称。近年来,部分选矿企业为了追逐利润,在环保配套设施不完善、未办理环保竣工验收手续的情况下,通过私设暗管暗渠,将含有镉等有毒有害成分的尾矿水直接排入小江中,致使清澈、可供沿岸滩涂农业灌溉的水体出现大量乳白色积淀物,并绵延数公里。

 

 

  检察机关建议以污染环境罪追刑责

  昨日上午9时,首先受审的被告单位是昆明市东川通宇选矿厂(简称选矿厂),其企业法定代表人罗兴华、经理张建良和副厂长张勇被列为被告人。

  据公诉材料显示,中专文化的罗兴华,1961年1月出生,系昆明市西山区人。是昆明市东川通宇选矿厂法定代表人。因涉嫌污染环境罪于2013年4月27日被昆明市东川区公安局刑事拘留。

  公诉机关指控,选矿厂系生产精铜矿的个人独资企业,日处理原矿石1000吨。在未取得该项目的环保设施竣工验收手续的情况下,罗兴华作为该厂的法定代表人、张建良作为该厂经理、张勇作为该厂分管生产的副厂长,擅自生产精铜矿,经昆明环境污染损害司法鉴定中心评估,该厂2011年1月至2013年3月内产生的所有选矿生产废水未经过沉淀后将上清液回用生产,而是直接使用新鲜水补充生产,其产生选矿废水总计168552.71吨。

  公诉机关指控,其将含有硫化物、氨氮、总磷、总砷等有毒、有害物质的生产废水未经处理就排入外环境,最终流入小江,致小江江水受到污染。2011年6月至2013年4月间,选矿厂因违反环保法规,三次被环保部门行政处罚。

  公诉机关认为,其行为触犯了《刑法》第三百三十八条,应当以污染环境罪追究其刑事责任。

  辩称设备原因导致外排

  法庭上,罗兴华称该厂2007年成立,2009年下半年扩建成了日处理原矿石1000吨的矿厂。

  罗兴华称,扩建后并未取得相关验收手续,本不应该投入生产,但为了有利于设备的保养,不让设备机械老化、生锈,2011年1月至2013年3月期间都在生产,但并没有连续生产。

  罗兴华供述,他们的尾矿水主要是通过尾矿沟排放到东侧的山下,先是进入他们自建的一个尾矿塘(建于2009年),在排放尾矿水的过程中还有二三百米的管道也是2009年安装的,将这些尾矿水排放到他们自建的尾矿塘以后,他们就没有再做任何处理了。

  “在没有挖这个尾矿塘之前,这些尾矿水其实就是到处流。”罗兴华说,他们尾矿塘下面有一条小江与小清河是相连在一起的。

  罗兴华称,一般尾矿塘的污水经过沉淀后、澄清后再外排的,但有时候,相应的设备坏掉了,就会发生直接排的情况。

  “对于发生外排事件,我现在真的非常后悔,作为企业法定代表人我应该承担责任,在以后的生产过程中,我将严格遵守国家标准,达到符合生产的要求。恳请法庭免于刑事处罚。”罗兴华说。

  “不知会给环境造成污染”

  选矿厂经理张建良在法庭上供述,自2012年以来,他们选矿厂正常情况下每天可处理1000吨原矿石,生产约33吨左右的精铜矿,同时产生967吨左右的尾矿石,每处理一吨尾矿石需要3.5吨左右的水。

  “我们选矿厂没有对尾矿水怎么处理,沉淀池容不下的尾矿水排出去应该就是顺着山流到小江里了。”张建良称,他们选矿厂并没有专人负责排放的尾矿水,管道和排洪沟早在他2012年7月到选矿厂任职前已建好,尾矿水通常情况下就是这样处理的。

  当公诉人问他是否知道直排会给环境造成危害时,张建良表示,自己并不知道。

  无独有偶,法院在昨日下午审理被告单位昆明兆鑫矿业有限公司(简称兆鑫矿业公司)时,该公司的相关负责人,对直排给环境造成的危害也均表示不知道。

  兆鑫矿业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刘兴奎供述,一直以来对污染问题认识不深,从不知道会造成环境的污染,对于矿尾水里有哪些危害物质,自己更是不清楚,因为从没有化验过。

  数百亩土地无法耕种

  案发后,环保部门从选矿厂沉淀池提取澄清水和从小江里提取水样进行检验,检验出里面含有硫化物等有毒有害物质。人长期接触,会使人的中枢神经等受到损害。

  据了解,选矿厂红火时有员工60多人,日产生3000多吨废水。

  公诉机关向法庭出示了村民的证言:多年前,小江周边有数百亩肥沃的土地,可以种甘蔗、瓜果、水稻等经济农作物,自从选矿厂办起后,土地被灰白色的污水侵害得无法耕种。

  村民钱文富的证言也显示,燕家沙坝的土地大概有300多亩左右,二十年前是可以耕种的,但现在是一样也种不出来了。主要原因是尾矿水长期淌到沙坝内,积了很厚的尾矿泥,庄稼就种不出来了。

  求免刑责

  面对指控,罗兴华的代理人辩称,对起诉书指控罗兴华的罪名无异议,之所以造成今天这种情况,法庭应该考虑到其他一些因素。2008年,选矿厂按照国家节能减排政策要求,向环保部门申请建矿山尾矿库,东川环保局要求联合其他矿山一起建,当设计批复下来后,而其他矿山看到需要1000多万资金,就不愿联合投资建设,因此,尾矿库项目一拖再拖。

  该代理人称,其实,一直以来,公司都是在做尾矿库建设工作,期间为了不让机器设备损坏,断断续续进行生产,厂下方的沉淀池装不下废水及机器设备出故障时,才往外排废水。今年5月,公司接受市环保局的处罚交了50万元,同时交了30万环保基金。

  “在调查过程中,罗兴华积极配合警方调查,法庭上认罪态度好,有悔罪表现,请法庭对他免于刑事处罚。”该代理人称。

  张建良的代理人辩称,张建良是2012年7月到选矿厂工作的,该选矿厂运转中出现资金困难,另外一个公司借款给该选矿厂,受借款公司委托,张建良到该选矿厂当经理,监督资金使用。他对选矿厂生产流程及排废水等情况并没有话语权。案发后,他积极配合调查,庭审中认罪态度良好,建议对其免于刑事处罚。张勇的代理人也请法庭对其免于刑事处罚。

  兆鑫矿业公司法定代表人刘兴奎的代理人在法庭上也表示,“刘兴奎在调查过程中,能积极配合警方调查,法庭上认罪态度好,有悔罪表现,请法庭对他免于刑事处罚。”

  首席记者    黄芳